WFH Forever?

自從展開左WFH(Work from Home )文化之後,返工、放工、OT之間的界線日漸模糊。尤記得剛開始的時候,系統尚未形成,大部份企業只能摸着石頭過河,因此有人可以「行山銀行」、有人變左「On Call 36小時」、有人上身西裝下身短褲zoom meeting、有人明明WFH但係依然長期響辦公室。

今天大部份人經已復工復課,我也在埋怨塞車的途中同時感恩,終於盼來世界逐漸回復正常(希望真係啦啋),但實際上經歷了這一年有餘,有些文化有些改變似乎已經漸漸入血:Twitter一早宣布可以讓員工無限期在家工作、Google員工WFH期限推遲至今年九月、Shopify 和其他公司也有同類安排。至於香港呢?本地社交媒體公司9GAG,去年宣布全面遙距工作、有國際企業寫字樓慢慢由大搬細、共享空間大流行愈開愈多,有朋友的傳統服裝公司在首次發現在家工作的可能性後,亦開始考慮聘請海外設計師。

制定在家工作政策已經成為企業必須預先計劃的方向,等於從前8號風球下的工作安排(自從有了WFH,打工仔再不期待打風)。另一方面,擁有良好的在線溝通技能,熟悉電郵、訊息、視像等各類數碼工具,以及獨立工作能力,將成為企業招聘人手的重點評分之一。而網上世界同時開拓出跨地域跨國界的工作機會,足不出戶能打天下工。

本來,隨着時代巨輪向前推移,新模式新文化的到來只是遲早問題,然而這趟疫情驅使巨輪的前行速度x10,若不及時積極裝備自己,被社會淘汰的速度也將同樣x10。 好好擁抱科技吧。